当前位置:首页 > 古叶帆 > 正文

被曝诱导付费、涉黄涉暴 小天才怎么了?

摘要: 最近,小天才电话手表被曝“诱导未成年人消费”、平板电脑“自带应用市场推荐涉黄涉暴内容”等问题,一时之间被推上风口浪尖。 ...

  最近,小天才电话手表被曝“诱导未成年人消费”、平板电脑“自带应用市场推荐涉黄涉暴内容”等问题,一时之间被推上风口浪尖。

  小天才官方日前发布《整改公告》:对相关软件立即进行下架处理,含有不良内容的应用软件永不上架,并进行全面严格排查工作,加强年龄段适用软件的分类标准。

  “不管你在哪里,一个电话,马上能找到你”,2015年,小天才电话手表广告火遍大江南北。《蓝精灵》动画片的曲子加上洗脑的广告词,小天才电话手表一经推出,第一年出货量就高达107.6万台。截至2020年,小天才电话手表累计销量超2000万。

  “诱导付费”惹争议

  近期,小天才电话手表被曝光“莫名扣费遭家长投诉”等情况。据未来网报道,一位来自北京海淀区的家长发现在给孩子买的小天才电话手表中有内置诱导未成年人消费的游戏APP,多款类似皮肤商城、游戏的内容均可“消费”。一位来自天津的家长称6月11日,孩子在使用小天才电话手表时,打开了智宠学堂APP,被莫名扣掉299元,查询相关交易记录只显示“小天才应用中心”。

  也有家长向中国新闻周刊反馈,孩子在使用手表的过程中,打开了兜兜龙和智宠庄园两个APP,想关掉未果,最终完成扣款,包年VIP费用共计402元。这个过程中,付费并未经过家长的手机支付确认,家长并未收到任何提醒。

  中国新闻周刊向小天才官方旗舰店询问,是否有付费APP,客服回应称:“电话手表主要是打电话、定位和微聊,帮助家长随时联系到孩子,不会有游戏和上网的功能”。在追问之下,该客服补充说,商城中有免费资源,也有付费资源,但付费需要家长扫码。上述家长反馈的智宠学堂等APP均已下架。

  不过,在不少线上销售渠道中,小天才的销售素材中仍旧主打“更多优质APP”,这其中就包括被投诉的吉米猫英语等APP。

  小天才并非最早入局儿童智能手表赛道的玩家,早在2013年,奇虎360就宣布推出“360儿童卫士”手环,搜狗、华为、科大讯飞、小米也纷纷入局,甚至腾讯也曾推出自己的儿童手表。此外,在儿童电话手表领域还分为品牌和白牌两大类,小天才是品牌产品中市场份额第一名。而白牌产品主打低价,一般是山寨和作坊式生产。事实上,大量低价山寨产品同样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今年315期间央视曝光儿童智能手表成为‘行走的偷窥器’,信息安全隐患较大,隐私保护方面多有不足。被曝光后,一些品牌儿童电话手表迅速对APP进行维护,目的就是把远程监听等内容去掉”,一位资深从业人士指出,内容和安全方面的漏洞在行业内并不少见,这次小天才产品出现的问题并非个例。

  在赛迪网络安全研究所所长刘权看来,小天才此举不仅影响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而且涉嫌严重的违法违规。此前小天才的产品宣传中曾表示,每个内容上架前均进行安全检查,但仍出现涉黄涉暴、虚假广告和诱导付费的情况,这反映出其内部审查监管的不力,平台内部审核流程存在严重的漏洞。

  擦边球、专利官司的背后

  据《民法典》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指出,小天才手表的适用人群年龄为5-12岁,为限制行为能力或无行为能力的儿童,他们不能单独做出超越其认知的民事行为。出现异常扣费问题的小天才手表用户,可据此与相关方进行商议、向监管部门投诉,或以诉讼的方式要求商家返还相关款项。

  上述事件中,不少家长发现这些含有不良内容的APP在远程管控中无法限制,“不可禁用”。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约有一千条关于小天才的投诉,其中不乏关于诱导付费等内容。

  此外,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中国新闻周刊发现涉及小天才所属公司广东小天才科技有限公司的裁判文书,高达170篇,多个案件涉及外观设计专利和商标权纠纷等情况。小天才方面主张多家公司构成销售侵权等情况,并要求被告公司停止侵犯专利,并赔偿经济损失。

  在擦边球、专利纠纷背后,实际上是儿童智能手表赛道日渐拥挤。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到2020年,儿童智能手表需求量逐年增长,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小天才电话手表是该细分赛道中的佼佼者。2021年,其出货量达到637万块,在全球范围内排名第四。然而在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的儿童智能手表销售有所下滑,小天才排名为第七,从上一年的4.9%下降到3.4%。有分析师指出,小天才受到华为和小米等产品的影响,市场份额有所下降。

  “儿童电话手表的核心功能是通话定位、保证安全,很多在一二线城市生活的孩子都在家上网课,因此需求有所减少。”潮电智库董事长孙燕飚分析称,在这种情况下,厂商对软件的需求变大,迫切希望开发一些儿童日常所需的爆品软件来吸引孩子,急于找回丢失的市场份额。

  深圳市智能穿戴行业协会会长郑毅则指出,儿童智能手表近年来发展迅速,最核心的技术是手表中的芯片,然而在技术上大家并没有更多的差异性, 赛道愈加拥挤,企业竞争激烈。“现在实际上已经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应当更多的思考行业生态问题,而非通过旧的技术来维持市场地位”。

  如何筑起“保护墙”

  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5-12岁的儿童数量是1.7亿,智能儿童手表的市场普及率达30%,可以说每三个孩子中,就有一个孩子戴着电话手表。而儿童电话手表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的家庭,在下沉市场,普及率还不够,未来市场仍有不小空间。

  资深工程师袁博指出,行业的监管仍处于初期,大公司监管严格,小公司则是监管盲区。究其原因在于审核方面的投资会很大,而一部分小企业是商业利益至上,自然会有漏洞。

  “这次家长反映的问题主要责任还是在于生产厂家,目前把关内容和软件的主要责任方还是企业自身,日常应当有专人做预装的检查,对软件和内容进行审核和上架,此外在支付方面,家长是可以给孩子一定的额度授权,这样难免会产生消费。”郑毅谈到,此前行业协会也曾组织过一些信息安全方面的引导,但并没有对软件和内容上有过多明确规定。

  刘权指出,儿童智能手表和平板等应用商城的管理与设置,应符合《未成年人保护法》《广告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的规定。

  相关部门开展了“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教育类软件内的广告弹窗等问题得到了有效管制。刘权分析,对于有学习功能的儿童穿戴设备、平板电脑等硬件,由于不能明确认定其是学习教育类产品,因此存在此类硬件打“擦边球”、为违法违规APP“打掩护”等行为。

  陈文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禁止任何组织、个人制作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淫秽、暴力、凶杀等毒害未成年人的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网络信息等”,无论从法理还是从道德层面来看,这是厂商应有之义,同时也是相关产品生产发展应该严格遵守的底线和最基本要求。

  他建议家长应当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儿童智能手表并保留好购买凭据,如遇到产品有质量问题,请尽快处理;在选择产品时,可选择新一代产品,更有安全和质量的保障。

  不过,只有家长的保护远远不够。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络安全研究中心测评实验室副主任何延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智能手表实际上有很多标准可以参照,但问题在于企业是否能够严格执行。如今电子产品逐渐发展成熟,在安全和软件层面的发展则成为重中之重。

  “目前整个赛道上产品趋于同质化,面临天花板,未来儿童智能手表的发展方向应当是引领儿童健康发展,在护眼和安全等场景中精细化运营”,孙燕飚补充说,企业千万不能急于求成,出一些昏招。

  陈文明则建议,有关方需不断完善产品内部内容合规、使用合理的防范系统,并向社会及时公布整改实效,切实为儿童健康成长筑起坚实“保护墙”。

  作者:孟倩 

  编辑:李志全

  排版:王琳

发表评论